【同人轻小说】我家帮厨不会做饭
料理次元丨同人专区
版主:19,22
请求各位太太投喂
发帖 回帖
腌海燕
UID:259
【同人轻小说】我家帮厨不会做饭
腌海燕 / 发表于2017/05/11 20:13   只看该作者

楼主

第一卷 帮厨薇琪,袭来!

 

第一话 这里是哪?你是谁?今天吃什么? (上)

 

我到底算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那个时候刚刚清醒过来的我无从得知这一切给我带来的影响。总之就在短短的一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我的人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主厨……主厨…怎么会这样,没有主厨我什么都做不好啊……”

 

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厨房,忽然传来了元气满满的语音。然后就在我探头望向厨房里面的时候,门后忽然伸出一双手臂把我的肩膀握住,有力的抓紧并摇晃了起来。一时间有些旋目,虽然觉得眼前出现的人很眼熟,却完全想不起来是谁。

 

“啊!你醒了真是太好了的说!主厨!我们已经差不多十年没有再见面了的说!”

 

有着橙色短发的,一幅可爱脸庞的女孩就在眼前,很近很近,而且对方非常的激动,呼出的气息喷吐到我的脸上让我一阵不适的脸色发红。就算我自己也是女孩子,但是这种阵仗,这些年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实在是受不了。而且不说呼吸的问题,对方的眼神也是直勾勾的,肆无忌惮的扫过你的脸,你的脖子,身上……一对蓝紫色如同宝珠一样的闪亮亮的眼睛,若不是蕾丝边,怕是要被对方勾走了心。

 

只不过这样的女孩子,为何要穿成这样啊。如同魔法师或者女巫一样的帽子,却和贵气小姐姐一样的衣装,然后又搭配了一个充满调味料气息的轻朋克挎包,视线隐蔽的往下移一点还看见了调皮农家女孩才有的小皮靴。什么打扮啊这是……

 

“为了再见到主厨,我们从次元屏障的那边来到了这里!请允许我们永远留在主厨的身边!”

 

对方似乎很高兴又很兴奋,她像是撒娇的狗狗一样把脸贴在我的脸上蹭来蹭去,不过这让我非常不习惯。脑海里面翻腾着‘这到底怎么回事的念头’。不得不翻起了白眼。而对方因为还在蹭啊蹭的没注意到。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推一段时间。

 

我叫做桃子,天勺桃。家住在欧罗巴大陆的锅瓢城砂锅区,是私立新东方烹饪学院的大四生。

 

能说自己是不普通的吗?恩,要是实在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一个人住在外面而不是住在学院里面,再就是已经不需要上学在寻找工作中这么一点不寻常了吧。但是大体上我还是一个本本分分当普通少女啦。没有什么想着一飞冲天成为这个世界上的料理达人的妄念。毕竟已经接触过了一些现实,人总是要脚踏实地的嘛。

 

兴趣嘛,只要能睡觉,舒舒服服的窝在安逸的家里就好。我想要的生活是煮饭基本不需要自己操心,然后吃得好睡得踏实,别的真的不需要去费心就我的人生信条。

 

然而,即时是这样平庸到可以说是毫无前途的愿望,也会被所谓的命运束缚住,然后因为没有付出别的努力而无法逃脱掌控。那么自己会后悔吗?想了想应该不会吧,因为已经享受过也会觉得处于天堂啊,哪怕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

 

那么现在提问,你们觉得五分钟内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五分钟是一个小时里面的十二分之一,是三百秒。也是一个普通人借口出去接个电话,实际上是吸口烟的时长。比方说,便利店买个车仔面,或许因人而异可能会有上下波动的时间,不过大体上就是这么点时间内。

 

亦或许可以让高科技的国度的飞船嗖嗖的飞过银河系也说不定。或者可以听完一首歌。可能性有太多太多,我觉得光是想想就觉得脑筋不够用,渐渐陷入迟缓。但也就是五分钟之内,我内心期待的接下来的美好生活完全毁掉了。

 

也许是注意到了被蹭的对象没有动弹。那位可爱元气的橙发女孩终于抬起头来观察我。看见了我那张因为世界观被动摇稍微有些呆愣的脸。

 

“快快快快快想起来,桃子姐姐!”

 

桃子姐姐?就算你的确很可能认识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是——是——!我明白少女的心情,虽然很突兀的说什么十年的时间会让我不太明白,但是请先放开我好吗?”

 

总算是放开我了,真是的,一大早就被莫名其妙的抓住肩膀,之前被摇晃的时候是不觉得啦。现在总觉得也许被抓青了,什么嘛,这是多大力气啊。五分钟,从出现这个女孩到我被迫定下神来听对方讲故事,仅仅用了五分钟而已,而我却并不想经历第二次被抓握住肩膀的感觉。

 

这就是我们的相遇,虽然这个相遇还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女孩也不是平白无故的来到我的面前的。且听我把整个事情交代清楚。

 

今天是五月炎夏的初始,正因为不需要上课,又还没有想着去工作,还没被父亲逼着去找工作的我,选择了在家里与床铺缠绵。夏天的炎热,炙风,挥汗如雨……完全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房间里面伴着习习凉风,抱着半床软乎乎的被子的我正处于一个自然美的姿势,空调机因为买的是好牌子也没有发出烦人的嗡嗡声。在这么奢华的睡觉环境,慵懒的做着美梦。

 

总感觉这种奢侈的幸福对于外界的人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又觉得拥有如此的幸福的自己已经完全不需要追求什么的时候,门庭却响起了门铃声。异常残忍的把我从周公的潮式茶会中剥夺出来。

 

唰地直起身,总体来说因为常年厨师的习惯,身体条件还不错,没有因为忽然起床而引起血压上升什么的。但是怎么也没办法关系到心情好,自然表情也不太妙。不过看在送快递的小哥哥那么喘,起伏不定的双肩,以及开门时候的热浪都让我觉得还是不要把起床气的情绪带给别人为好。诶呀,我还真的是善良呢。

 

“请在这边空白处签字或者盖章……好的,感谢你的惠顾……啊,谢谢,水很好喝。”身穿着在这一带都没有的制服样式的快递员。把一个巨大的箱子放在了门庭里面,然后揉着肩膀往外走。

 

我没有因为他身上带着的夏天的汗味就嫌弃别人。反而是一言不发的熟练的在旁边拿起一杯,在开门之前就准备好的白开水。递给了那个快递员。

 

送走快递员之后,我低头看向那个箱子。这么热的天气,自己又不可能有闲钱买这么大的一箱商品,上面还横七竖八的贴满了国际邮票,那么这个箱子的来源就显而易见了——‘老爹那个家伙是故意的。’上面还有以防货物没有送达而供快递公司送返回去的来源地址“Γανυμήδης”的字符,盖尼米得,是欧罗巴大陆往中心最近的一个有人迹的城市的名字。

 

“那么”我面对着这个包裹,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这肯定是老爹寄给我的东西了,但是里面究竟会是什么?箱子上还贴着“小心向上”“易碎品”的字样。于是拿起裁纸刀,挑开捆着箱子的绳子,切开表面填充的塑料泡沫,小心地打开了蒙在物品外面的包装纸。

 

到底是因为厨师的缘故?老爹的字很不好看,歪歪扭扭的犹如幼儿的笔迹,再加上这几年对其印象也不算特别好,所以看见“吾女启”三个大字的时候,心情非常微妙。箱子里面好端端的躺着两样东西,一件是类似家书一样的信封,虽然鼓囊囊的,但是我知道里面应该有一笔这个月的生活费。而这个信封躺在一件用别的填充物塞满的不知是什么的盒子上。

 

虽然老爹早就在很久以前就不靠谱了,经常寄一些碳烤榴莲的壳啊,什么魔鬼鱼干啊,什么大象鼻子肉酱啊的东西,或者是标本之类东西。猎奇到让我尖叫出来的经历却一次次的让我内心承受能力逐步提高,应该不会再怕了的。不过再怎么强调,果然包裹的严严实实有看不出来是什么的东西比较让人心里发憷。

 

不,不能去想。给自己鼓劲以后,打开了盒子。

 

里面没有奇怪的食材亦或者意义不明的厨具废料。也不是什么灭绝生物的标本之类的东西。

 

什么嘛,原来是一件玻璃工艺品啊。什么时候老爹居然喜欢工艺品了。就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看见家书背后似乎还有字。上面的字写的更加潦草,而且还有涂改过的痕迹,莫名的让我内心泛起了疑惑的波澜。似乎不是有字那么简单,是指令啊……

 

“乖女儿,这是爸爸给你的礼物。把里面的东西放进锅子里面,加入油盐酱醋以及上次给你的水晶等五分钟。爸爸爱着你哦,一直一直的,看着你哦。”

 

这信纸在读到“乖女儿”的时候,想要逃避已经晚了,之前就试过不按照老爹的意思去生活,没有按照规定动作执行被惩罚了。

 

月度费用停止供应。不要笑,对于打零工也没啥收入,更别说自己很懒完全不想去,之前每天还要上课的时期根本没有时间的未成年人来说,这简直就是最强最无解最恶毒的威胁。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成年了,但是……果然打工好辛苦啊,可以当米虫谁要工作啊。既然都这样说了,自己果然还是做吧。

 

内心似乎因为这个包裹,回想起了小时候的梦想——远离我这个不靠谱的特级厨师老爹,然后找个轻松的美食点评家,每天吃完饭还能安安稳稳的满足的入睡。那该多好啊。把不切实际的想法放到一边。当下去执行那个吧。只能去做了,自暴自弃的。

 

“……好重!”虽然有厨师这种后天体质的加成,但是果然这种大小的玻璃制品好重。家里的确是有一口上年寄回来的大锅。什么嘛,果然都是老爹安排好的吗?亏自己还觉得那个紫色水晶很漂亮放在床头。现在居然要放到锅里面去煮了。

 

总算是该揭晓了,这么长的内心叙事,各位久等了。这个玻璃制品放入锅里面煮会怎样。也不知道到底要放进去多少油盐酱醋,不过心里大概还是有点把握的,也许就是要放入各一桶油盐酱醋的程度吧?然后忍着心痛把自己喜欢的水晶扔入巨大的锅里,把玻璃制品也放到里面去。点着厨火,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令人失望的是,整整过去了几分钟,都没有产生任何变化。那个玻璃制品也没让我看出什么特殊的地方来。随手帮厨火定了个时,半掩上门,桃子我就因为无聊而走出去准备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可以干的。比如说快要中午了翻找一下冰箱做点吃的……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应该是空无一人的厨房,忽然传来了脚步声。心中不妙的感觉猛地升起,小心翼翼的通过门缝观察里面,似乎很正常——空无……

 

然后——

 

“主厨我们终于见面了啊!”

 

就出现了开头所述的那一幕。用画面来演示的话,我的脑袋上不断浮现出来不解的,逻辑错误的问号。看到我的反应,女孩也慢慢从惊喜,热情,变得不安了起来。

 

哇哦,刚才发傻的脑子渐渐吸收了氧气回归了思考力。现在才注意到,女孩稍稍比自己年幼一点点,而且身材在那种贵气服饰下也能这么有身段,想必是非常不错的漂亮女孩子。说实话,要是我是男的我就动心了。

 

“那,那个,我们不被欢迎吗?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可是花了很大功夫才再次见到主厨的哇——”

 

用的是‘我们’。为何是复数的描述形式,虽然有些不解。但是当下还是先解决女孩一脸的委屈比较要紧呢。

 

“不不,不会不欢迎,怎么可能不欢迎呢,呃,那个,衣服很漂亮。”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抚,只能看到什么挑什么来说了,希望话题能被引开啊。

 

“是的!教导我的时候说,这是自古以来,身为帮厨应该穿的正式服装,为主厨工作顺利,发挥的淋漓尽致的特殊工作服的变装!”

 

然后很自豪的闭上眼睛挺起胸。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摇晃了一下。是什么摇晃了一下?也许有内心动摇的部分意味吧。到底是什么变装程度才会让好好的帮厨服变成眼前女孩的这种姿态的啊。老爹到底教导了她什么?或者说又为什么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帮厨?难不成自己真的要在主厨这个职业上一条路走到黑吗?

 

忽然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情,“这个,那个,对……对啦,就像这样在这边聊这些也不知道说到什么时候,你身上也浓浓的一股子五香粉的味道,先出来,然后去洗个澡怎么样?”试着提议道。

 

“啊!”似乎对方也发现了这一点,不过橙色短发的女孩并没有顺着天勺桃的话去做,反而是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很正式的直视着桃子的眼睛。

 

“现在才自我介绍真是失礼了,主厨大人,我的名字是sigurinn,我们来自各个料理次元。”


腌海燕
UID:259
腌海燕 / 发表于2017/05/11 20:15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单天影
UID:303
单天影 / 发表于2017/05/19 20:43   只看该作者

板凳

然后呢?。。。。

发帖
x
发表评论
发帖